注册 投稿
经济金融网 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中国经济学年会 EFN通讯社

田国强:青年学子应有诚信的规范、宽容的心态、感恩的意


                                               田国强教授与本文作者合影

留学并任教美国、在专业内有突出贡献、关注思考专业以外的社会问题、热衷公众演讲并极具煽动感染力量,再加上高大英俊的外表、开放爽朗的性格以及敏捷的思维,如果说这些元素能够造就一个饱受追捧的知名学者,那本文的主人公——田国强教授很可能属于其中的佼佼者之一。2009年12月12日,在第九届中国经济学年会举办之际,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的学生记者有幸在杭州金溪山庄采访了田国强教授。采访过程中不难发现,田教授对中国当前的经济、社会、教育等领域的现象别有一番观察。

对教育事业的深刻思考

  记者:田教授,您好!首先表示我们的感谢,很高兴能够在杭州有这个机会采访您。我们知道您有两个重要的身份,一是为德州A&M大学经济系教授、二是为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我们想问下您对于国内外大学教育的不同的一些看法以及国内大学教育的改革方向,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田国强教授:随着我国进入建设创新型国家、构建和谐社会的伟大历史进程,迫切需要中国大学能够培养出一大批厚德博学的高层次创新型杰出人才,这已成为贯彻和实现国家长期发展战略的关键之关键。从这一要求来看,中国大学的办学理念和人才培养模式还有很大不足,其直接表现就是当今大学生在“德”和“才”两方面都存在较大欠缺,不利于培养大批杰出人才这一国家发展战略。

  从我国当前的人才培养困境出发,如果对中国大学办学理念和人才培养模式进行反思,就可以总结出三大问题成因:教育过度产业化,难以冒出杰出人才;行政主导办教育,难以形成办学特色;校长聘任短期化,难以铸就大学精神。因此,如果从我在美国大学从教21年和近几年来担任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的亲身经历和思考,我觉得应该尝试在现有约束条件下进行教育改革探索,具体的一些措施包括:形成勤奋诚信学风,树立“感恩”、“宽容”校风;改革人才培养模式,提高人才培养质量;完善师资管理体制,打造一流师资队伍;优化大学治理结构,提高行政工作效率。还有就是,任何一个改革方案都应充分注意正确处理好稳定与发展、个人利益与整体发展、改革目标与改革路径、外部资源与内部力量等几大关系,确保改革的激励相容性、渐进性和可持续性。总之,如何使我国大学办学理念和人才培养模式,更加适应国家发展战略和社会重大需求对于厚德博学的高层次创新型杰出人才提出的要求,这是一个亟待破解的时代命题。

对现实经济的密切关注

  记者:您对于激励约束机制也颇有研究,在现代企业制度建立的过程中,如何才能建立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呢?您对于当前国有企业的改革又有何意见和建议?

  田国强教授:为什么我们需要有激励约束机制呢?我们做任何事情,无论是管理一个企业或是在大学,基本上需要三个制度安排:第一个是“晓之以理”(governance),第二个是“诱之以利”(incentive mechanism),第三个是“动之以情”(social norms)。激励约束机制也需要一个边界。
具体来说,“晓之以理”,相当于运用法律、政策等硬性规定,也包括道理,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就是作为一种规定,必须遵守,这一块是大棒。你要遵守一些国家制定的政策,这一部分是基本不需要激励的。就譬如说在财大,我就要求老师在第一课时必须把课程提纲给学生,这就是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一种契约。但是,由于信息不对称,获取信息需要很大的成本,大棒不可能管到所有的事情,这就需要一种激励机制,即“诱之以利”。就譬如说学生学习,我无法无时无刻的去知道学生到底有没有学习,这样就需要一种制度安排。每个人都有个人的目标,人与人之间利益取向不一样,所以需要激励相容机制。具体来说可以通过考试,学生就会努力去学习。在经济问题上,承包制也是一种激励约束机制。在家庭中也同样存在激励约束机制。中国的国有企业的问题就在于管理者不是企业的所有者,所以监督的成本就特别大。所以这就涉及到激励约束问题,以及委托代理问题。第三种“动之以情”是一种无欲无刚的状态,就譬如说一位有师德的好老师,可能不给他任何奖励,他也会去做好教学。我们的革命先烈,完全是为了一种信念,甚至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这也是企业文化具有重要作用的原因,国有企业在企业文化的建设方面还需要进一步的加强。

对理论研究的执着追求

  记者:有很多人对您在经济理论的研究方面研究给出的评价是“高深”。那么请问一下您是如何看待理论与实践的关系的?如何才能把理论恰当的运用到实践中去,而不仅仅让理论研究停留在“黑板经济学”层面?

  田国强教授:我也有很多文章关注中国问题的,里面完全没有一个数学符号。对于经济,一个任何职业的人都能够谈,譬如股票、房地产、就业、通货膨胀等等,所以才会有人认为经济学不是一门科学。但是,作为一个经济学家,需要掌握这些知识。经济学家谈论问题的时候需要一种理论作为支撑原理。我在一篇文章《经济学的思想与方法》中谈到“一个行为假设,两个注意事项”,第一个注意事项是:要注意任何一个经济理论、行为假设都有其边界,不能盲目运用,不能够推到无穷大。第二个注意事项是:经济学是一门社会科学,经济学理论涉及到人,而且不能拿社会作实验,这和自然科学是不一样的。就譬如说通货膨胀的影响,是不能去滥发货币去进行实验的。然后,需要注意的是理论的边界在哪里呢?因为经济学不能实验,所以要靠的是它的内在逻辑分析。就譬如说经济危机,一个可能的原因就是美联储和华尔街的经济学家忘记了第一福利定理“市场在完全竞争的条件下达到最优”,其前提条件就是没有外部性,而金融是有外部性的,这也就是忽视了边界。所以,经济学家要有一种社会的责任感,就要搞清楚理论的边界在哪里,这就需要一个模型来精确的得到这个边界。其它人,就譬如说政府官员,他们不需要模型,但是,经济学家给他们的建议是精确的分析之后推导得到的,只不过是用通俗的语言表达罢了。像我的老师赫维茨先生,他的理论就是具有开创性的。有时候,经济学中的理论是一种理想的状态,理想是一种奋斗的目标,在现实生活中是找不到的。但是研究它是因为它是客观现实的一种近似,比如说市场越竞争越有效,我们就能够得到反垄断的结论。可见,“高深”的理论是导致政策的结果。

对青年一代的殷切希望

  记者:我觉得您的人生是非常富有传奇色彩的,从下乡到历经周折求学华工,从曲折报考研究生到师从林少宫老先生,从留学海外时英语口语几乎为零到加倍努力学成归来。作为一名正在求学路上迷茫的80后青年,我非常的想请教您是如何看待机遇与努力,成功与挫折的关系的?此外,您对于青年一代有何期望?

  田国强教授:人生非常短暂,所以如何设计人生很重要。

  首先,做人从人品来说,我要求我的学生要有“诚信的规范,宽容的心态,感恩的意识”。希望我们的学生一个大气的人,充满阳光的人,在困难面前毫不畏惧的人。在每年的新生讲话中,我都会讲到这些。就像我当年也经历过很多挫折,但是,在挫折面前,我想清楚了,这些挫折都是短期的,从哪里摔倒了就要从哪里爬起来。做事情不是百分百的可以成功,但是只要努力了,失败了也是因为能力不够,而不会后悔错过了机会。

  其次,从人生规划来说,有些同学会有短视。有些同学会说,研究生有什么好读的呢?我的老板还是本科生。但是,时代在变化,刚解放时的领导大部分都还没有上过大学。现在是信息社会,知识会越来越重要。我们的学生需要把自身的内功练好,扪心自问一下,你能不能够在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之后,通过不断的学习而使你自己跟上时代的步伐。但是,现在很多同学没有把这个事情想清楚,荒废了最宝贵的几年在校学习的时间。

  再次,从个人素质来看,我们的同学不应该做“书呆子”,除了我们的本——也就是扎实的专业知识,我们还需要创新的能力,沟通的能力,与社会和人交往的能力。这也就又回到了我们要求学生具有诚信的规范,宽容的心态,感恩的意识。只有真正做到了这三点,才能够成为一个出色的人,有用的人,这也是我对你们青年学生的一点期望。

田国强教授简介:

  美国A&M大学终身教授,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与经济研究所顾问。1980年毕业于原华中理工大学数学系,1987年获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1991年于A&M大学破格提前提升为副教授并获得终生任期教授资格,1995年被提前提升为终身任期正教授,1998年被美国德州A&M大学授予杰出人才奖。在对1990-2000年全球著名1000位经济学家的出版物与被引用次数进行的统计中,田国强教授分别位列第282位与第504位,在华人经济学家中排名分别为第4位与第6位。

  采访时间:2009年12月12日下午5点
  采访地点: 杭州金溪山庄 

文章评论
关注我们

快速入口
回到顶部
深圳网站建设